=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和基友关系暧昧却又解释不清怎么办【信白/知乎体】

依旧我流知乎体*

李白视角*








——

问题如标题。

@野区男神

(热门评论)

#野区男神

谢邀。

这里既然邀了那我就来叨逼叨几句吧。

本人男,根正苗红好青年,祖国未来的花朵,不吹,人也很帅。我基友H,长得也不错,就是比我差点。学校里我排第一,他排第二吧。

这样。

换作从前,我一直没觉得我和H有多暧昧,第一次对我说起这事的还是我妹小妲。

小妲是个不折不扣的腐女,长得乖巧可爱,内心却污浊不堪,总拿她哥我开刀。yy我和H写耽美还圈粉无数。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

那是在高一寒假的一个月黑风高夜,我坐在床上日常和H用QQ唠嗑。十二点的深夜啊,小妲闯入我的房间,穿着睡裙手里还抱着枕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俩有啥。

她贼兮兮地凑过来问我在和谁聊天。我觉得我这也没啥不好说的就坦白是H。结果她眼神铮亮地抢过我的手机翻起了消息记录,翻了个底朝天又还给我。我看她这么兴致盎然怀疑她是不是对H有意思。刚想趁机撮合一下他俩,小妲就抢先开口:“哥,你觉不觉得你和H哥……”

我:“???”

她:“有点……不对,是很暧昧~”

我:“……?暧昧?tan90度。”

小妲故作高深地摇摇头:“NO NO NO~你信我,明天你问问H哥这个问题,你看他反应绝逼有意思!”

我:“WOC,我为啥信你。”

小妲笑而不语,从我的卧室走了出去,最后关门前对我说了一句信不信由你。

就冲这句话,我还真就信了。

第二天我就约上H和几个哥们出来嗨,逛了街后我们几个大包小包提着的买电影票。H伸手把我的包全拿了过去。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事哪能让别人干,我义正言辞地要他把包还给我。H笑着拒绝:“乖,别闹。我来提。”

仔细想来,H以前也常对我说这话,但唯独今天,结合了昨晚小妲给我灌输的魔教思想,我觉得这话怪得很。

好奇心驱使或许还带点小期待,我悄咪咪地凑进H耳边问:“你觉不觉得我们有点暧昧?”

我以为他会否认或是怀疑我发烧了,然而事实上他没有。一个都没中。

他只一个劲儿地笑,伸手拍了拍我的屁股跟小流氓似的:“我们一直都很暧昧啊!”

这可真是我没想到的。爸爸内心只有一句:“还有这种操作啊?!!”

气氛因为我的沉默不语变得十分gay尬,还是一旁的程兄进来插了一嘴儿才缓和了凝滞不动的空气。

这大概就是第一次和H谈起暧昧。之后也有过许多人提起,但真正坦白的那次是一个月前刚完成的,提起的人是我前女朋友小昭。

小昭是我们学校女神,肤白貌美大长腿,也是我隔壁班的。我们交往那段时间还是学校大新闻,咱俩的迷妹迷弟们结伴出游争相和对家的耍朋友。郎才女貌啊,看起来是很配。哥们些也总夸我贼6,carry goddess。

其实跟她交往我是心虚的,且不说我们相处模式相比恋人更像朋友,就说我们每次约会我脑子里想的都是H,当初答应她的原因大半是因为自己和H越来越暧昧,我控制不住会往那方面想。

小昭自然也看得出来。那天她约我在一家咖啡馆,我本以为她会在提出分手后再骂我负心汉更甚还会觉得我恶心。然而我又错了。她对我说她确实很喜欢我但她也喜欢我和H这对cp,她觉得H是个好男人让我珍惜,并告诉我她和我妹小妲关系很好。

我:“???”

多好一妹子啊拿给小妲带坏了。

那天分手前最后一句话是她祝我和H幸福。

回家路上我都想抢过街头艺人的麦克风高歌一曲《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因吹斯听。无fuck可说。最后我还是对着路灯一个人沉思。

人生第一次被女生甩是因为和自家基友暧昧不清。

回家后我酝酿了许久感情,认清了自己弯了的事实,给H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你是不是喜欢我?

发完我就笑了。我要是他,多半得怀疑对方在玩大冒险,毫无诚意。

结果他秒回:喜欢。

我老脸一红跌下小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H就打了一通电话。我接起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水晶笔直的直男心化成一滩,被铸成了一盘弯曲的水晶蚊香。

“白白,我等你等了这么多年,在一起吧。”他说。

然后??

然后我们就在一起啦!





最后回答一下标题:
那就别解释了,在一起吧。








Fin.

评论(8)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