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一个套套引发的血案【农药全员/多cp】(下)

*主信白,邦良,副狄芳(这章基本没有,中篇有一些狄芳)

*差点把这坑给忘了……我的错我的错……幸好有小可爱提醒我♥

*(上)(中)请自戳头像♥最近有些凹凸世界的,a little乱,翻起来可能有点麻烦,见谅(过咩拉萨一)




——

5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这是李白走进电影院的感受。

和张良约定的时间比和刘邦他们的早半小时,李白到的时候只有张良一个人捧着大桶爆米花嘎吱嘎吱地嚼着,墨镜下的眼睛波澜不惊地望着自己。

“等久了吧。”李白走过去顺手抓起一把,投进嘴里,嘎吱嘎吱地嚼起来。

“还好。”张良嘴里含着爆米花,口齿不清地回答。

“你戴个墨镜干什么,又没太阳。”李白伸手弹了弹张良一张俊脸上的墨镜,疑惑地开口。小天才张良嫌弃地撇开头,嚼巴嚼巴把嘴里的爆米花吞了下去这才开口:“弹什么弹,镜片会花的。墨镜有利于遮掩表情,会降低expression 的分辨率,这样我们演戏就不容易眼神穿帮。懂?”

李白:“哦,我今天没戴,稳的。咋办?”

张良冷漠推镜框:“没关系,你演技好,稳极了。”

李白:“……”我也觉得奥斯卡欠我一个小金人。

“那么话说回来,你票买了吗?”张良转头继续嚼爆米花。

“还没,你们看什么。”

“你的名字。”

“李白啊,你别是傻了吧小天才。”

“……你 的 名 字……”

“喔喔哦哦!是我傻了。等下我去买票。”

6

李白和张良认识虽没有刘邦和韩信久,那也有三年了。可即便如此,两人在一起却总是聊不到一块儿去。仔细想来,自己和张良的交流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学术问题。也就是说,自己与张良最大的共同话题就是学习。

学习。

只有学习才能缓解现在尴尬的气氛。

哦,那还是算了吧。我选择一个人玩手机。

李白觉得从未如此想念韩信,韩信他人可真好。

李白翘着二郎腿,左盼右盼终于盼到了电影院门口那一抹高挑的红。以及其旁的一撮基佬紫。

一代天骄李太白差点忘记自己的目的,冲过去抱住韩信。但是睿智冷静的李白忍住了,他只是干咳两声走了过去。

“来了啊。”李白对两人说,眼神却是瞟向韩信脸上的创可贴。

“白白!”韩信鸡冻地牵起了李白的手,“你都不接我电话。”

睿智冷静的李白:“没电了。”

辣鸡理由。李白自己都不信。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进去吧。”张良开口,左手捧着爆米花,右手极力推开往自己身上蹭的刘邦。

刘邦和张良是之前定的情侣坐,而韩信和李白则被分在了第五排和倒数第二排。李白看电影最喜欢坐倒数第二排,韩信本人不喜欢看电影,第五排多半是刘邦帮他买的。

韩信心里委屈,但李白却没有丝毫想要换位置的意思。他能怎么办,只有委委屈屈地回了第五排。

7

电影剧情李白早已看过简介,此刻一个人坐在倒数第二排百无聊赖。荧幕的灯光昏暗,看不清前排的人。

“哎我真是傻了,隔这么远该怎么质问那个SB和刘邦什么关系。”李白喃喃道。

“真是的,他怎么就喜欢刘邦了呢,刘邦都有子房了……哎……”

“哎……我……”

怎么老想他呢,真烦。

李白烦躁地捏着把手。男主角的脸在视线里渐渐模糊。

“妈的男主真丑,还没有……还没有重言那SB帅。”声音染上哭腔。

模模糊糊的,李白看见前排有人站起,向后方走来,看不清脸,视线太模糊了。

看不清就不看了。

李白将脸埋在臂弯里,袖子缓缓被浸湿。

有人将手覆在自己头上,一包纸递了过来,讨厌又温柔的声音响起:“白白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韩信这个SB,我当然不会理他……可我真的好想理他……啊……

“我没事。你不去陪你的刘邦吗,他要和良良上床了,你怎么不着急啊……”李白忍不住还是回答道。

话音未落,有人将自己搂了过去。“白白你哭了?别哭啊。你哭了我会心痛的!”

熟悉的古龙水香味,夹杂着医务室淡淡的酒精味。或许是酒精味冲鼻子吧,李白哭得更凶了,上了初中以后就没这么哭过。

荧幕里女主角念着男主在自己手背上留下的“我喜欢你。”声音回荡在封闭的影厅中。情侣的抽泣此起彼伏。

“你明明喜欢的就是刘邦,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李白有气无力地给了韩信一拳,“让我……让我……”

让我怎么样?

李白你不是直的吗?

我真的是直的吗?

我可能是弯了……

……


“让我还心存希望。”

8

前排情侣座——

张良:“所以事情就是这样?”

刘邦:“嗯哼~老婆你看我对你是忠贞不渝的。”

张良:“……韩信那边解释清了没?”

刘邦:“那就看那小子造化了。”

张良:“我可真为韩信李白他们有你这样的哥们而感到寒心。”

9

电影结束,邦良二人靠在影厅门口等着迟迟未出的信白二人。

等了半天,终于看到两摸鹤立鸡群的身影。

李白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嘴角却勾起:“以后不许再贴创可贴了,真难看。”

“是是是~听你的!”韩信笑得贼傻气。

“去哪?”刘邦凑近韩信。小子造化不错。

“如家酒店。”韩信笑着把手伸进刘邦裤包里,一摸一个准,把大号的杜蕾斯拿走了,“我把我媳妇儿的东西拿走了,剩下的你自己造化吧。”

说罢牵起李白的手奔向霓虹灯下璀璨闪烁的“如家酒店”。

张良:“造化吧你。”

刘邦:“……”











Fin.

大半夜肝得贼困,欢迎捉虫♥

评论(6)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