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喂,你是不是喜欢我【龙信x凤白】

本辣鸡掉粉啦哇哇哇QAQ还是持续的那种!
大家是不是嫌弃我好久没写信白了哭唧唧
我马上滚回来哇!


老梗*国王游戏



——
“嗯,我看看……2号对4号说……你是不是喜欢我……然后4号嗯……即性发挥???”国王小乔一本正经地念出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字随后笑了起来,“哈哈哈这个6,谁是2号?”

“我。”韩信的声音想起。

“哟,是韩大帅哥呢~”妲己媚眼如丝,嘴角上扬,“那么……不知是哪位美女有幸成为4号呢~”

全场寂静。

“不会空了张牌吧?”小乔伸手就要去翻暂定牌。一只白皙的手伸出来制止了她,腕处的银质手环熠熠生辉。

“不用。我是4号。”李白的声音。

“哎呀呀,看来又是一位大帅哥呢~是我嘴拙,李白哥哥~”妲己笑着打圆场。

韩信闻声抬头望向李白的方向,那人处在暗处,KTV包间花花绿绿的灯光为他的银发镀上彩色,看不出表情,也不知道是开心亦或是生气。

“那就开始吧,韩信。”露娜推了韩信一把,显然等着看好戏。周围的人也都嘴角挂着窃喜,手里举着手机,焦点集中在两人身上。

韩信迈步走了过去,在李白面前站定,压抑住自己小鹿乱撞的心。

不行不行,韩信,不能让李白知道你喜欢他……可是这只是游戏,没有关系的吧……

“喂”韩信张口,盯着似笑非笑的李白:“你是不是喜欢我。”

咔嚓咔嚓的拍照声,闪光灯映亮了李白的脸,光像蝴蝶停留在了李白纤长的羽睫上。

韩信听到李白说。

“啊,我也喜欢你。”

……

韩信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他甚至还看到了李白双颊上可爱的绯红。

我多半该配个助听器了……再加一副眼睛。韩信想。

人群爆发出鼓掌声,口哨声,拍照声。它们到最后都汇聚成了一浪接一浪的“在一起,在一起”

幸福来得太突然,但韩信仍然保持着清醒,这只是个游戏,李白他只当我是兄弟。

想到这里,韩信只觉有人将一盆凉水对着自己从头浇下“好了好了,结束了。”韩信听到自己这样说,声音莫名地委屈。

我这是怎么了。

我干嘛委屈啊,李白又不是弯的。

韩信掉头往自己的座位走,突然一双微冷的手抓住了自己。

“散场的时候一起拼车回家吗?”李白问。

“……?嗯?……好啊。”终究还是抵挡不住李白的邀请。

“嗯,记得等我。”






韩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郁闷地灌着冰啤。

“诶诶诶,别喝了,你还没满十八呢小兄弟。”刘邦抢过韩信手里的瓶子。“你怎么了,之前还好好的,怎么?被你好哥们李白表白了太鸡冻太幸福?人家李白的确长得好看那你也不能这样啊是吧~”刘邦一贯的痞子笑。

“我可去你妈的吧,你还不是单身一条。”韩信一把抢过瓶子,仰头就是一口,姿势颇霸气。

“好了好了~不说了。”刘邦收敛了笑容,“不过说真的,你喜欢李白这事儿,你真以为人家李白不知道?”

“嗯??!”韩信下意识地看向李白,对方正巧在看他,眼角噙着笑,韩信赶紧收回目光,聚焦的刘邦的一头基佬紫上,“这话什么意思?”

刘邦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你这爱意都要炸出来了,是个聪明人都不难看出。”

韩信无视了刘邦间接夸自己聪明的意图。

“有那么明显吗?”韩信问。

“那可不是!你看人家李白都没疏远你,你小子有机会着呢!!”刘邦说。

有……机会吗……?










酒精烧得韩信头痛欲裂,韩信勉强支撑着身体和李白一起站在门口打车。

“你没关系吧?”李白揉了揉韩信的满头白毛,“要不要我去买点醒酒茶?”

“不用了。”韩信口齿不清地回答。

“……哎……你怎么喝这么多呢……有什么心事吗?”李白掺扶着韩信,像扶老奶奶过马路,心里不禁好笑。

“心事嘛……”韩信吞吞吐吐,酒精麻醉了神经,控制思维,把大脑撕裂,露出自己最原本的想法,“今天你说喜欢我是真的吗?”

卧槽卧槽卧槽我怎么就给说出来了!!!

韩信尴尬地想撞车。

李白你能不能当没听到哦!

可是很不巧,李白听到了,并且听得很清楚。

李白半天没回答,韩信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嗓子眼,偷偷扭头看李白,却看见那人脸红欲滴。

“笨,笨蛋韩信!当然是真的啦!”李白嘟囔着说。

韩信笑了。

“哎呀真巧”


“我也喜欢你呢。”

Fin.

关爱老年智障,别再掉粉了QAQ

评论(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