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一个套套引发的血案【农药全员/多cp】(上)

*大概就是一个搞笑的

*主信白,邦良,副狄芳

*放心,甜不虐

666fo感谢*






——

1

李白翻了个身又打了个哈欠,摸索着拿过床头叫个不停的手机。

“喂?谁啊。”大清早的就给你爸爸我打电话是不是欠揍。

“我,刘邦。”那头熟悉的玩世不恭的声音。

“啧,大清早的咋了呀,你爸爸我还在睡呢真是的。”昨晚通宵直播农药的李白表达了自己的极度不满。好不容易才睡下,这才两个小时,好梦就被打散了。

“老哥你这么稳的人能不能帮个忙?”刘邦的语气有点请求的意味。刘邦这人很少求人的,既然说了那必定是有什么要紧事,作为好哥们这关键时刻李白还是无比讲究义气的。

“说吧。”李白一脚踢开被子,坐在了床上。

“今晚我和良儿有个约会,我想趁机生米煮成熟饭……但是我这教研员死活不让我早退。”刘邦叹气,“这样算来等我下课最多只能赶上约的那场电影,所以……你能不能帮我买个套。我记得你今天没课。”

“蛤??!”李白吓得手机掉在了床上。他知道刘邦是个弯的,但没想到他进展居然这么快。平复了一下心情,李白再次缓缓开口:“成吧。你要什么牌子,待会儿十点的样子我刚好要到你们教室去找韩信要设计本,顺便就给你。”

“哥们,够义气!就杜蕾斯吧。”刘邦道了谢就说教授进来了便挂了电话。

将手机重新放回床头,李白已然没了睡意,又拿了回来坐在床上刷了刷微博,看了个刺○信条的实况就起床洗漱吃早饭。

当指针准确指向九点半并发出一声清脆的齿轮相卡的声音后李白抖了抖身上的夹克出了门。

直奔楼下沃○玛的结账区,李白假装不经意得从一旁货架上拿下两盒杜蕾斯,一盒大号一盒小号以备不合适。为了掩饰结账时只有两盒杜蕾斯的尴尬李白又转身抽了一盒特浓咖啡和几包士○架。真正站在结账员小姐的面前时李白还是有点紧张。

妈卖批第一次买这玩意儿真几把刺激。

结账员小姐拿起杜蕾斯扫码时特意上下打量了一番李白:“小帅哥你女朋友真幸福。”

李白尴尬笑笑,不置可否。

如果刘邦真是他女朋友的话那他死了算了。但这要让人家小姐姐知道自己是买给另一个男人不得怀疑他的性取向?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女朋友这种东西李白从没耍过从小到大都只是撩来撩去从没真正确认关系。也难怪院里的女生总爱yy他和韩信,两人都是只撩不娶的类型,让整个院的女生都又爱又恨。该说俩臭鸡蛋臭味相投?

2

趁着教授歇息的空隙,李白溜进了刘邦的教室。麻利地抽走了韩信桌上的设计本,李白又悄咪咪地挪到韩信前桌的刘邦旁边,蹲下,从裤包里抽出两盒杜蕾斯递了过去。

哎,这种闺女儿出嫁的感觉。

李白拍拍刘邦的肩,鼓励道:“今晚加油,爸爸相信你。”

刘邦回以一个懂我的微笑。

或许你也发现了这场景在别人看来很容易产生误会。比如此刻在后桌脸黑得跟坨非洲风情碳烤肉似的韩重言先生。

然而前面俩人毫无察觉。简单寒暄几句后李白还是和韩信挤到了一块儿,霸占了韩信身旁的空位打算趁课,反正还有一会儿就下课了,正好和韩信出去浪KTV什么的再来点小酒,真的是世间一大美事!

想着想着李白咋吧咋吧嘴,露出向往的表情,完全没发现一旁盯着自己看的韩信复杂的眼神。

结果刘邦一节课都感觉如芒在背,一下课就冲去了下节课的教室。

“韩信,走,去KTV。”李白习惯性地凑到韩信身边,用手肘怼了下韩信的腰,“今天狄仁杰和元芳要去互见家长,就只有你陪我玩了。”

韩信低低的应了声好。

不对劲啊。以往韩信见到自己都是很热情的,今天怎么格外安静。

李白十分自然地拉起韩信的手出了教室,出了门口才问道:“你今天怎么了?”

韩信抬眼望着李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得李白心里莫名内疚。两人皆是沉默一阵后韩信终于开了口:“刘邦他……是不是要……开房……”最后的和你俩字韩信怎么也说不出口。自己从高中开始就喜欢李白结果还是被该死的刘邦抢了先。

事实上不算上最后最重要的那俩字,这句话的确没错。于是李白点点头。

这头一点啊,韩信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炸了。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手指紧握成拳,刺痛从掌心一阵阵传来。怒火中烧。韩信感觉自己想找刘邦干一架。

李白:“???”

此刻正在男厕所方便的刘邦感觉背后一阵恶寒:“???”






Fin.

——
看看哪天我把下章更了。下章会给狄芳多点戏份。

评论(14)
热度(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