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背后的接吻【信白/r18捆绑】

之前承诺的范白的车。短小不精悍。
大半夜撸的草鸡困本来车技也不好(深感歉意)大家凑合一下吧(啊喂!)写到后面困得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没走啥剧情,基本肉
为肉而肉
捆绑play(虽然只绑住了手)

太白假装冷艳惨遭被日#最后露出骚气本质

——

李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和韩信合作了。韩信并不是第一个和李白合作的人,却是合作最为长久的一个。以往的同伴死的死伤的伤,还有部分因为起了邪念而被李白解决。剩下的人基本都畏惧于“范海辛”的名号而不敢合作。

韩信他很难得的一点就是即便人很高傲却和李白相处得很和谐。大概他们教廷的人骨子里都这样一股傲气吧。

今天的任务就在三分钟前刚刚结束,吸血鬼的古堡内还弥漫着血液的腥臭,李白靠着墙壁站立手上仔仔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宝贝刀枪。

灯光昏黄,气氛安静。李白四处瞧了瞧却没看见自己的同伴韩信。“刚刚还在,去哪了?”

脚踩上满地的尸体发出嘎吱的沉闷声响,李白寻找着韩信。倒不是担心他去哪了,而是想问问在明早动身去下一个目的地之前他们在哪安顿一晚。

突然一双手蒙住了李白的眼睛。李白没有拔剑,因为来人他再熟悉不过。

“韩信,你很幼稚。”李白拍了拍眼前的手,示意那人松开。

“范海辛。”韩信开口,手上却纹丝不动“你真名是叫李白对吗?”

李白:“嗯,谁告诉你的?”

韩信:“教廷的人。”

“看起来你们教廷也爱八卦。我还以为你们教廷的人都自命不凡而从不屑于八卦别人的私事呢。”李白回答,语气是显而易见的嘲讽。

“个人爱好而已。好了,现在我们来说说我们之间的事。”韩信说,“我想你早该发现了我喜欢你。”

是的,李白早就发现了,从韩信开始用炽热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时就发现了。

李白点点头,随即便感受到嘴唇上一片柔软的冰凉,该是韩信的唇。

李白笑了,强行掰开了眼前的手,转身面向身后的韩信:“结果你捂着我的眼睛这么久就是为了吻我?”李白微笑着,目光冷得像千年未化的冰峰,“我还有那么一瞬间以为你真的开窍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在明知你喜欢我的情况下向往常一样解决掉我的又一个爱慕者吗?”

“不知。”

“其一,我也同样对你有意思。其二,我知道你不敢对我做什么。”

“其一我有感觉,但是其二……何为不敢?”

“就是像现在这样只敢吻我。”

韩信沉默了,李白忽觉自己似乎说得有些过,正想再说些什么给韩信个台阶下,却突然被一股劲儿按在墙上,力道之大令李白背部生疼。

“干嘛?!”李白试图挣脱韩信的束缚。但无奈于光论臂力自己确实不如韩信。这小子想干什么?

“看起来你一直觉得我不敢呐。这真是有辱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韩信挑眉,“那我也该做点什么挽回尊严了。”

李白撇撇嘴。自己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嘛,难不成他还真敢上自己不成?

“行了行了别闹了。韩信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么幼稚。走吧,吃饭,我饿了。”李白拍拍韩信的胳膊,就像在劝无理取闹的小弟弟的哥哥,脸上还挂着名为慈祥的微笑。

这成功激怒了韩信。

“正巧,我也饿了。那我们就地解决吧。”

〖全文链接走评论区哇〗

评论(45)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