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抱枕男神不会好好谈恋爱【信白/车】

我家的抱枕突然变成了人怎么办,在线等,急!

*娱乐圈paro

*开车技术不好

*说起来这个梗来得清奇,上周在四楼溜海报看到有个大触画了维克托!!天呐简直帅到炸裂!于是我一个早上都在想着我要买个维克托的等人身高抱枕……然后就有了这个清奇的脑袋。

*400fo感谢(笔芯)爱你们♥

————

李白,娱乐圈一届天王,唱跳演无一落下的十佳全能艺人。每年○马奖拿到手软。

而今年,这最佳男主角的奖项却是被与自己同台的韩信拿到了手,颁给自己的则是最佳男配角。原本准备好影帝获奖词的李白这下坐在台下只觉得尴尬。给公司打了个内线电话去询问这是怎么回事,结果答复是因为韩信在《野区争霸》中比自己多了个特写镜头,本来○马奖官方也是摇摆不定男主角给谁的,这不抓了个机会就给了韩信。

李白挂断电话,同一旁的经纪人打了声招呼就冲进了厕所。

干什么?

当然是兴师问罪。

李白躲进厕所隔间,拿出手机,趁着这会儿颁奖典礼高潮部分没人来厕所,给《野区争霸》的导演刘邦打了发电话。

《野区争霸》正是这次的获奖作品,主要演的是两个热血少年一路互相挑衅而最后却并肩作战横扫野区的故事。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双男主热血戏,女主的戏份整个算上片尾曲也才十多分钟,除了调和两男主的关系也没干什么。饰演女主的影后王昭君后来在与貂蝉合作的《双生花》发布会中曾这样说——我觉得他们这样挺好,我是自愿要求减少戏份的,强行插入他们的关系反会使我显得格格不入,相信影迷们也是这样想的。

而这韩信,老实说来也是李白多年的竞争对手了,自两人一同出道以来就总是在各种场合碰上头,互相抢对方风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偏偏商家还总爱把他们安排在一起。就这样你争我斗的到了两人都拿尽了各类奖项,娱乐圈对于他俩的争锋相对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为此腐女们亲切地称自己爱豆的cp为“不是冤家不聚头,相爱相杀一万年。”

记得李白刚知道这句话的时候表情跟吃了shi一样。

电话嘟嘟地响了几声就被接了起来,刘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迷迷糊糊的感觉在睡觉:“喂?太白?什么事?”

“哼,什么事?!我才想问你呢!男主角的事是怎么回事?”李白极力压制住语气里的不满。

“……嗯?”对方显然愣了,“是这样的李大人你也知道我最近在巴黎倒时差……意识不太……”

李白几乎是吼出来的:“得了吧你,这次的事你给我记住。回来找你算账!”

挂了电话李白一边埋怨着刘邦不够哥们一边走出了厕所,自然没注意到隔壁间的韩信。

回到颁奖典礼,下一个奖项正好轮到自己,李白抓了抓发型,职业的撩人微笑挂回脸上,潇洒地走上了台,熟练地现编起了获奖词。






典礼结束,李白在保安的护送下坐进了保姆车。关上车门,一位女粉丝不知哪来的怪力冲至门前大力地拍着车门尖叫:“李白哥哥请收下我的礼物!”

想象明天的头条会是“当红影帝一改以往撩妹属性,冷漠将其迷妹拒之门外”李白苦恼地重新戴上墨镜,硬生生地将亲眼见证最佳男主角被韩信拿下的怒火压下心头,开了车门接过迷妹的礼物。意思意思地回了一个拥抱然后在迷妹当场晕倒的前一秒啪地一下关上了车门催促着司机快开。

礼物包裹挺大,掂在手里却很轻,回到家的李白难得有闲心拆起了粉丝的礼物。主要原因是因为一打开电视,一上互联网就能看到那狗屁韩信的获奖新闻。眼不见心不烦,李白只好拆起了礼物。望着眼前堆成小山的礼物,李白挑了面前最大的那个。拆着拆着又想起这礼物的主人,李白不由得浑身一阵恶寒,幸亏是个单纯送礼物的,这要是居心叵测的自己估计已经被挟持了,果然应该换保镖了。

如果说正在拆礼物的李白还算面色平静,那拆开礼物的李白就是惊涛骇浪了。

礼物的包装很精致,但在精美的包装袋之下的东西却令李白的太阳穴气得突突直跳。

是个韩信的等人身高抱枕。

尺度特别大的那种。

鬼知道找韩信拍这套图得给多少钱……呸,这不是重点。

李白坐在床上和等人身高抱枕上的韩信大眼瞪小眼。现在的迷妹真是居心叵测,实打实是故意来气自己的,娱乐圈的明眼人都能猜到这俩冤大头今天势必又发生了不快。这个节骨眼上还来送这个,不是居心叵测是什么。

当然李白怎么也不会想到其实那位送礼物的迷妹是无辜的,她只是单纯地萌两人的cp,而将礼物交给他并让她送出去的人。

则是偷听李白电话的韩信。



将“韩信”来来回回揍了个几十遍,李白打着哈欠进了浴室,洗漱完毕泡了个热水澡,穿着浴袍又爬上了床。

稀里糊涂地将浴袍解开往床下一扔,全裸的李白舒舒服服地窝在被窝里,满意地哼哼几声就陷入了熟睡。

夜凝重得如同化不开的墨。

李白睡得极不安稳,迷迷糊糊之中总感觉有人在摸自己,从上摸到下,感觉就要到两腿之间了,李白终于被闹得睁开了眼。

“谁啊?鬼压床?”以往清亮的嗓音因睡眠而带着些许鼻音,听起来意外地可爱,像在撒娇。

“我。”韩信嘴上答着,手却不停。

“……你谁?”李白猛地起身凑近身上人的脸,依稀能辨认出英俊挺拔的轮廓,“韩,韩信?!!你怎么在这?!”

“啊,这个说来话长……我是从那抱枕里出来的,严格说来我会一些歪门邪道的法术……不过既然你醒了,我也就能进行下一步了。”韩信低头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诶等等!!啥玩意儿?!发生了啥?”

WTF?!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这儿留起放车的链接)

——

小可爱们别急,车已经在码字!
会发出来的!

评论(24)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