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你的身体♂【信白】

#首先申明一下,事情是这样的,本辣鸡开了个选梗的贴(原贴戳头像),因为点你的名字和露背毛衣的小可爱都特别多!而且好多小天使都说信白亮白都喜欢。所以……为了满足敲可爱的小可爱们,我会写四篇文:信白的你的名字(也就是这篇),信白的露背毛衣,亮白的你的名字,亮白的露背毛衣。(其他的会陆续出来,记得戳头像♥)

啊 肝到肾虚(捂肾)

*本篇为信白版,梗来自《你的名字》中“交换身体”

*短到炸裂!

————

一个普通的早晨,李白普通地从梦中醒来,普通地揉了揉朦胧的睡眼。然后呆住了。

“WTF??这……这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被套……不是韩信家吗?!”李白抱头尖叫。这是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在韩信家里?韩信呢?

门口传来韩母的声音:“儿子你鬼叫个什么呢?快点下楼来吃饭。”随后是一阵下楼的脚步声。

李白呆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愣,许久才不可置信地下床熟练地拉开韩信的衣柜,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那种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欠揍的脸和只穿了睡裤的半裸上身,李白再次陷入了沉思,片刻后又爬回了床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妈卖批的肯定是我起床方式不对,我得再睡一次。”

当然,事实上李白的起床方式一点问题也没有,因为韩信这边也是这样的。只不过韩信的表现与李白截然不同。



此刻的韩信同样面对着李白卧室的镜子……笑得gay里gay气,一双白皙的手在“自己”身上胡乱地摸来摸去,时不时还发生淫秽地赞叹声。

摸着摸着就把“自己”摸去了厕所,一阵水声之后就看见“李白”穿着家居服面色潮红地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吃早饭时李母还一度怀疑自己儿子是不是发烧了,脸红得厉害。




两人最后还是在学校门口碰上了,李白看着“自己”穿得骚气逼人得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嘴里还叼着块三明治,犹豫着问道:“韩信?”

“是我。看来李白你也穿过去了啊。感觉怎么样?”韩信停好自行车,一把搂过李白。

怎么样你个大头鬼。李白翻了个白眼。

“你不觉得这很……strange?嗯?”李白推开韩信,自顾自地往教学楼走去,“但愿明天就能换回来。”

“诶~别这么冷漠嘛~我感觉还不错的!亲爱的你身材真好!”

“呵呵。”

于是全校同学今天有幸见到了死黏着“韩信”的“李白”和高冷推开了“李白”的“韩信”。

李白的迷妹们觉得虽然自家老公今天依然很撩却不许妹子们碰自己。奇怪。

韩信的迷妹们觉得虽然自家老公今天依然落拓不羁却格外地会撩妹。这可是好事!




跑完三千米测试的两人气喘吁吁地靠在小卖部门口的台阶上乘凉。猛灌了两口冰镇可乐的韩信扭头看向李白:“讲道理,自从换了你的身体,我一看到‘自己’的腿就会勃起,上个厕所都把持不住。”

“大白天的你能害臊点不韩信同学?”李白喝着自己的可乐,正眼都不想看韩信。红透的耳尖却出卖了目前主人的心里变化。

韩信笑了笑也没戳穿,继续找着话题:“诶你知道吗你那群小迷妹真的好粘人啊!中午的时候我撑到吐血才勉强吃完一半的爱心便当。”

“……哦。她们这样很可爱啊。”李白闭上左眼,试了试距离,“咚”的一声饮料瓶就准确无误得进了垃圾桶,“你的那些迷妹今天可高兴坏了,她们的‘老公’今天格外得会撩妹。”

“那我不是还得感谢你?”

“那当然。你也得学着点把妹吧,光靠颜不学技能,只不准哪天她们没动力了就不喜欢你了呢。”

“不会的……不对,应该说我不在乎。”

“?”

“因为我只喜欢你啊~”

“……”

韩大将军估计不知道害臊俩字咋写。








第二天清晨当李白醒来的时候,如愿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熟练地爬下床李白感觉下体一阵奇异的酸胀感。

于是韩信一大清早就接到李白的电话咆哮:




“妈卖批的韩信你个禽兽昨晚到底逮着大爷我的身体自♂慰了几回??!别又用什么你把持不住给我忽悠过去!”

————
短到爆炸的灵魂无草稿产物orz

评论(8)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