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食堂与基♂情【酒茨】

*本人真实经历!当时真是被前面俩基佬秀了一脸

*一发完巨短

*第一人称视角





我,神乐,一名高中学生,目前就读于平安京中学二年级,现在正在午餐时间的食堂里。

一楼食堂排着长队。小吃窗口的队伍快甩到了大门口  。我很无奈,很绝望,即便我一下课就冲向食堂可还是无奈于腿短,到时已经人山人海。平安京中学哪都好,就是人多。

盘算着午休还剩多少时间,数着前面还有多少个人。我只感觉心拔凉拔凉的。

“喂,神乐。”突然有人在背后呼唤我的名字。

“……茨木?”我回头。茨木正站在我旁边,队伍之外,他身边还站着位摆着一张臭脸,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酒吞。

“嗯……是这样的。”茨木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上课的时候我们讲话被班主任留了下来谈心……你知道的晴明他特能吹,就把我们留到了现在。”

“……所以?”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以,挚友他很饿了,就是……”茨木支支吾吾的,大概自己也觉得插位这种事情挺不好意思的。

怪我颜控又心慈手软,同为同班同学又不想为难茨木,只好笑着后退两步,冲前面招招手:“来吧。”

酒吞闻言淡淡地瞟了我一眼,估计他没想到像我这样的风纪委员会亲自邀请插队。

但总归不是坏事,对吧?

茨木连声道谢,拉着酒吞就挤了进来。我看两个大男人有点挤,就好心又往后退了退,却踩到了后面人的脚。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诶?八百?”回头道歉的我这才发现一直站在我后面的是前不久才认识的学姐八百比丘尼。

学姐也才发现是我,笑着拍了拍我的肩:“没关系神乐。话说你前面两个插队的小帅哥是你们班同学?”

“啊?嗯是的。”我看了看前面两个聊得火热,好吧,是茨木单方面讲的火热,贼兮兮地又凑进了学姐:“诶八百学姐,你觉不觉得他们两个……嗯……很配?”我讲得比较委婉,免得人家学姐不是腐女不就尴尬了吗。

没想到学姐笑得如沐春风:“何止是很配呐!他俩在我们这一届都是出了名的腐女yy对象。”

懵逼。

我感觉我懵逼了一下。

原来他们这么出名吗?是我孤陋寡闻了。

“最近学校论坛有刚开一个新版,是我们艺社申请的。表面是艺术交流,其实只要不用校网链接打开就是我们学校的腐女yy地点。”学姐笑嘻嘻地对我讲着。

“哇!这么6!”学姐们真是很棒棒哦!

“神乐你也来呗,我回去把链接给你,不用校网上就好。你前面俩小帅哥在咱版可是常年占据榜首呢!”

“成成成!”

这可美惨我了,我愉悦地和学姐聊起了天。没想到咱学校学姐们可能耐!

一旦有人聊天,时间也过得快了起来,我和学姐叽里呱啦地yy着前面两位同学。酒吞偶尔会回头狐疑地看两眼笑得傻里傻气的我,茨木则是丝毫不在意地和酒吞讲着事。

前面两人嘴皮子动不停,后面两人嘴皮子也动不停。你一言我一语地就排到了窗口。

酒吞刷了一下自己的饭卡:“要一个奥尔良鸡块……一袋鸡米花,一个鸡腿……再要两个油炸冰淇淋和一杯橙汁。”

食堂阿姨点点头,戴上手套为酒吞抓菜品。

茨木皱着眉:“挚友你这样吃会营养不良的……”

“哦?”

“啊!不过挚友身体这般强健到足以支配我的身体!又怎么会营养不良呢!”

我和学姐:“……”

酒吞:“声音小点。”

茨木:“好的挚友!”

待酒吞领了饭,阿姨又问茨木要什么。茨木摇头晃脑地想了一会儿指了指站在旁边等他的酒吞:“阿姨,我要和他一样的。”

阿姨的表情略微妙,挑眉看了看茨木又看了看酒吞,随机低下头开始抓菜:“现在的年轻人哦~”

茨木:“吃饭当然也要和挚友吃一样的!才能成为和挚友一样强大的男人同他并肩作战!”

我和学姐:“虽然很甜,但是茨木你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真的没问题?MMP的那酒吞还笑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让人插过我的队。

妈的死给。



——END

悄咪咪用我在学校的菜谱给酒吞大人写的hiahiahia




评论(8)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