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说好的的以身相许【信白情人贺】

晚来的情人节贺文♥

*依旧现代AU

#有角色死亡慎慎慎!

梗来自情人节当晚一边被前排狗男男强塞狗粮一边写着的英语阅读。(晚自习上得我想拍案而起上去给前面两个一人一巴掌,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MMP辣鸡学校开学贼早!情人节媳妇儿跟儿子跑了留我一个空巢老人死在小卖部里。(我还能再自我安慰一下)

废话不多说。皮皮信,我们走。

——

第一次遇见韩信是在充斥着泥水腥臭味的后街小巷。情人节的甜腻气息在这里被隔绝。

李白靠在斑驳的旧墙上,单身支撑着身体不至于滑下。殷红的血迹点点遍布在李白的脸上和校服上。面前是六七个站着的和五六个被打趴在地的男生,同李白穿着一样的校服。

“想不到一个小白脸还挺能打啊!”为首的男生往地上啜了口痰,“看你也打不动了,不如乖点让哥们几个玩玩,就玩一下,又不得少块肉。”

“呸!就你们也配?!大爷我还能再打十个!”李白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臂膀,上面已经布满青紫的打斗痕迹,“你们尽管放马过来!”

“嗬!真是不打到你求我们操你你还不听话了?!”混混老大眯着眼,“弟兄们上!”

李白费力地站起身,想着今天就是真被打残也不会哭着求饶。不如死拼。都是男人大不了被操一顿又何妨。

卯足了劲一起身,眩晕感却像潮水般涌来,窒息的痛苦,太阳穴剧烈地疼痛。身体仿佛不属于自己,意识被人侵占,来自自身意识深处的危机感铺面而来。

危险。

李白想大喊救命。

眼前一黑。

……

模模糊糊中,李白听到有打斗的声音,夹杂着混混们的惨叫声。像是有人在替他打架。

听起来挺能打的,大概是来帮自己的路人正义少年?

摇了摇脑袋,李白睁开沉重的眼皮。

打斗已经结束,十几个混混趴在地上哭着求饶,那混混头子也浑身是血地缩在肮脏的角落里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一抹挺拔的背影挡在李白面前,利落的马尾不羁地垂在那人身后。

哟,打架跟自己有得一拼。李白想。

那人转过身看向李白,在发现李白已醒后愣了片刻,笑着走近,顺手地揽过李白:“醒了?”

“啊……嗯。你是?”没有人会莫名其妙帮自己打架,除非是正义感爆棚的热血日漫男主。

“我叫韩信。隔壁高中路过的,看到这边有人晕倒了就过来看了下……”自称韩信的男生这样说道,“顺便揍了顿那个头头。”

虽然知道英雄救美这个词语不太合适,但李白一时半会儿竟想不到别的词。当然,李白自己也不会想到多年以后会以身相许。

“……那谢谢了。”李白揉了揉太阳穴,从韩信怀中站起身来,踩着摇摇晃晃的步子走出这充斥着泥水腥臭的小巷。

“王者高中,高二一班李白。幸会了。”


“三年前的事了吧……哈哈哈我们的初遇是英雄救美!”韩信笑着搂过李白,嘴里还舔着冰淇淋,“现在我们都大学了……想想当年那小兔崽子敢对你有意思,我没把他打残真是亏了。”

“得了吧你。吹牛。”李白手里捧着奶茶,嘴角挂着笑,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到,“当时真的是你一人干过他们这么多的?”

“……?没有啦……人是只有我一个,但我来的时候只有那个头头还生龙活虎的了,当时他还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哈哈哈。”

李白皱着眉没有回答。

情人节的商场总是人满为患,年轻情侣的身影穿梭在各类柜台旁,他们手拉着手,彼此感受着自己恋人美好的心跳。

人多的缘故,李白勉强接受了韩信在公众场合与自己牵手。

“诶!那边有个DIY巧克力呢!”韩信侧头看向李白,眼睛亮晶晶的,“要去试试吗?”

“啊?两个大男人去会不会很奇怪?”李白没有拒绝只是提出了疑问。

“不会的!”韩信试图说服李白。

李白望着韩信盛满星光的眸子,魔怔般点了点头。“好吧。”

像这种店子最不缺的就是情侣。但李白他们进来时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尴尬,大多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两人脸上。服务员小姐姐看到帅哥眼睛就变亮了:“两位帅哥是来为女朋友制作巧克力的吗?”

这下是真的尴尬。信白二人皆是沉默不语。

最后还是李白打破了尴尬:“嗯是的。麻烦介绍一下适合的。”说着看向一旁的韩信,见他没有不悦,悄悄松了口气。

挑好了模型,小姐姐领着两人来到制作台,简单讲解一番后就被下一位客人叫了过去。

从小圈养式长大的李白几乎没有自己亲手碰过食材,抓着手里的可可酱小心翼翼地往模型里挤着,专心致志而并没有注意到盯着自己瞧得入神的韩信。

“啊喂你怎么不来帮……”李白手挤得微酸,嘟囔着扭头。两束目光相撞,李白顿了顿又赶紧别过头:“你怎么不来帮忙,傻盯着我干什么。”

目光重新回到模型,却发现自己刚刚扭头的空隙将可可酱挤出了模型。懊恼地正准备拿纸去擦,一只手却抢先李白抹去了那痕迹。

“韩信??”

手的主人将手指尖的可可酱舔掉,而后又凑进李白,撬开他的嘴,灵活的舌头伸了进去。

巧克力的甜腻味道瞬间在味蕾中放大,弥漫开来。

“甜吗?”韩信笑着问。

“……甜倒是甜。但是韩信,”李白目光冷冷的,“我记得我有说过在外强吻老子回家是要跪搓衣板的。”

“老婆我错了!!”QAQ

……

折腾了一天回到家李白匆匆洗漱完就往床上一倒。

“啊……”李白伸了个懒腰,将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声音传出来,“韩信你今晚睡客厅。”

“老婆~”韩信厚着脸皮往李白身上蹭。

“这是惩罚,没得商量。你小子不长记性。”李白推开他。

不是这样的。李白告诉自己。真正的原因不是这样的。

像三年前那样,李白每到情人节那天头就会剧烈疼痛,严重时甚至会失去那段时间的记忆。与韩信相遇后情况虽有明显好转,但今年李白又感觉到了熟悉的前兆。

而且……似乎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李白有不祥的预感,却又不想让韩信担心,现在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暂时分开。

过了今天,明天就会好了。李白望着韩信失落地走向客厅的背影缩进被窝里有些惭愧地想。


一夜无梦。

李白是被楼下警车的声音吵醒的。拉开窗帘往下望去只见自己楼下聚了不少人,警车停在人群中央,警察组成的人肉墙防止无关人员进来捣乱。

“发生了什么啊韩信。”李白习惯性地叫着韩信的名字,却无人回答。

“?出门了吗?”李白套上风衣,准备下楼去买些早饭顺便看看发生了什么。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李白询问着一旁的大妈发生了什么。

“昨晚有人跳楼,不知是自杀还是他杀。目前还在调查中。”

“跳楼?男的女的?”李白又问。这回可有得和韩信吹了。

“男的。长得还挺帅。”大妈啧啧赞叹,“可惜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和女友分手了想不开。”

“那他可真傻。”李白笑。

“是啊……不过我看那小帅哥挺眼熟的,感觉经常和帅哥你走在一起。”大妈神秘兮兮地问,“你们是不是认识?”

经常和自己……走一起?

韩信?怎么可能!昨晚还好好的。

但是他今早又不在,况且自己昨晚…………


“抱歉可以让我进去看一下死吗?我们可能认识。”李白低着头,声音颤抖得不似常人。

得到允许后,李白快步朝案发现场走着。

我早该猜到的。自己的异样。

从很早之前开始就是这样了,在韩信说只有一个人时就该察觉到。自己不愿承认的。

每到情人节就会暴露出来的。

我的虐杀倾向。




“死者名为韩信……嗯……是他的朋友告诉我们的……”警察握着对讲机汇报着情况。

李白被另一名警察留着询问死者信息。

“死者在目前的法医坚定看来,是被人掐着脖子从楼顶跌下的。掐痕很重,却没有任何挣扎的迹象。应该是自愿的。所以初步判定是恋人之类所杀害。”警察语气平缓地说着,“李同志,你有知道关于死者的女朋友什么的吗?”

李白眼神涣散,沉默不语。

警察叹了口气:“你先歇会儿吧,我待会再问。”说着起身离开了。

李白突然向楼顶奔去,吓得后面封锁场地的警察赶紧紧随其后:“这位同志,你要去哪?调查还没有完成……”

“韩信他忘了一样东西。”

“?什么?”

李白笑着将一只脚踏上天台的围栏。

“我。”









说好的以身相许,我一定会做到。一直和你在一起。

情人节也是如此。

——END

哈哈哈哈情人节快乐!!

别寄刀子~不收~

情人节可苦死我了。不BE都不好意思⊙ω⊙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