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急,群发了我喜欢你之后自己的兄弟说他喜欢我怎么办【信亮白/叙事体】(下)

点梗的小天使: @七九 下章出来了哦♥
*上章论坛体戳头像

*信白,含亮白(且量较多,BE)慎。孔明我对不起你orz改天撸个亮白甜饼补偿你

*神奇三角恋

*影帝心脏(zāng)信

*私心打了all白的tag(应该不会被打x)

皮皮虾,我们走————(正文)

匆忙披了件风衣,李白还穿着皮卡丘家居服就出了门。

初秋的天黑得早,李白出门时已赶不上见太阳落山前最后一面。得知韩信在市中心的一家KTV聚会,李白掏出手机用滴○打车火速前往。

来接李白的是辆豪车,车体被擦的铮亮,看起来车主是位一丝不苟,甚至有些洁癖的有为富二代。

核对了车牌号确认无误后李白坐了进去。车内放置了熏香,味道清浅,给人感觉优雅舒服。又环顾了一周车内环境,内置的液晶屏旁劳斯莱斯的标志同自家那辆一样,最后李白的视线停留在了后视镜上挂着的一只迷你精致的酒葫芦。

登时李白就睁大了眼,这个挂饰自己再清楚不过。这是自己三年前送给初中时帮助自己颇多的学长诸葛亮的毕业礼物。虽然不贵,但那时还是李白专门出的材料找人定做的一对,一只给了韩信,另一只就给了诸葛亮,说是以后若考取了驾照,买了车,一定要挂上。

李白小心翼翼地扭过头,从刚从自己进来就只顾着打量车内设施,完全没注意司机长什么样,现在注意到了。

果然是诸葛亮那小子。

“孔明学长?”李白试探地喊了声。

那人身形一顿,而后回头看向李白,眼里写满了惊讶:“是你啊,小白。好久不见了。”

“嗯,是啊。学长都开车了呢。”李白笑着附和,诸葛亮也是自己的老熟人了,路上聊聊天也不错。

“才考的驾照,车也没买多久。”诸葛亮嘴上聊着,手却一直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做事还是一如既往地谨慎。

“学长今年高三毕业了吧,刚好满18,果然学长动作就是快,雷厉风行啊,刚成年就去考过了。”

“嗯……小白也快了。”正好前方红灯,诸葛亮回眸笑了笑。

四下只有车灯的光照进车内,衬得诸葛亮的眸子忽明忽暗,眼底是浓得化不开的情绪,令人琢磨不透。李白只能从那双黝黑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脸。

诸葛亮的脸越凑越近,两人的距离越拉越短,李白仿佛失去了行动能力般僵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眼看着两人的唇瓣即将贴上。

诸葛亮却只是轻笑一声,转到李白耳边淡淡说了句“皮卡丘很可爱。”便迅速抽回身继续开车。

“……”李白这才发现绿灯已然亮起。

仿佛刚从的一切都是幻象。最先入戏的是诸葛亮,最先退出的也是他。

可爱是什么鬼,这人好生奇怪。李白满脸复杂地瞧着一旁专心致志开车的诸葛亮。却并未注意到那人紧握方向盘骨节分明的手已用力到指节发白。

并不远的路程车一会儿就到达了目的地,停在地址给的那家KTV门口。

钱早已用支○宝支付了,李白打开车门:“那学长我先下了,再见。以后有空还能出来一起吃个饭。”

“等下……是来见韩信吗。”

半个身子已探出车门的李白闻声回头:“嗯?是的。”

“我……”

“?学长?”

“算了,没事。小白再见。”

“????学长再见。”

望着李白的背影消失在KTV门口 ,诸葛亮扔在原地未走。

撕裂心脏的苦涩。诸葛亮苦笑着摇摇头。当年打的那场赌终究是韩信赢了。(feel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个番外坑x)

任是到最后那句我喜欢你也没能从嘴边流出。像坏死的玫瑰腐烂在心底,曾经美丽如今可悲地散发出恶臭。

他幸福就好。

“啪嗒——”水滴在方向盘上发出细小沉闷的响声。

不是眼泪。视线早已模糊的诸葛亮想。

按着韩信给的位置,李白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三楼的二号大包间。敲了敲302的门,不一会儿便有人来开。开门的事位陌生的黄毛小哥,他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番穿着皮卡丘套装的李白,挑眉笑着冲里面吹了声口哨,然后做出请的手势:“帅哥请进。”

李白得到允许大步走了进去。

里面的歌声大得震耳欲聋,五光十色的灯闪得人眼花缭乱,李白不悦地皱着眉不顾旁人投来玩味的目光,仔细在人群中找着韩信。

灯光太乱,室内原本又很暗,李白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慌得要命。

包间的厕所门突然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高个子的红发帅哥,他低头翻阅着手机,嘴角挂着饶有兴致地笑,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韩信!!”李白抓住那人的肩膀。

“嗯……?!李白?!”韩信抬头就看见李白一脸的着急。笑容瞬间消失,韩信嘴一瘪,装出一副心痛到无法呼吸的样子:“白,不用在意我。让你恶心了很抱歉。”说着转身欲走。

李白真急了,顾不得周围人的眼光一把抱住了韩信:“没有没有!我从没觉得恶心!不要走。”

(吃瓜群众:喵喵喵???老大跟老大手机照片里的嫂子干嘛呢这是??附近是不是有摄像头??)

韩信回头依旧哭丧着脸:“不用说了白,我知道你只是想安慰我才这样说 ,我真的没事。”

“韩信你别这样……我……”李白憋红了一张俊脸。

“你……??”韩信拼命稳住表情不笑。

“我喜欢你嘛!!啊啊啊啊”李白豁出去了似的喊了出来。说完一张红透的脸就埋进了衣服里,只露一对皮卡丘的小耳朵。

(嗑瓜子群众:不错不错表白现场!啪啪啪!【鼓掌】)

“唔……”韩信憋笑憋的脸都扭曲了,心下却想着不如来点更猛的,“我不信……你怎么证明?”声音听起来楚楚可怜,像被抛弃的少妇(?)。

“我……”李白咬着下唇,抬头瞅了瞅瞅韩信,表情看起来内心在做什么艰难的挣扎。

整个包间的人都屏住呼吸望着这一角的剧情发展。

只见李白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在韩信的薄唇上轻啄了一下,又迅速退回,留了个背影给韩信:“这下信了吧……”所以并没有看到韩信诡计得逞的坏笑。

众目耿耿之下亲一个男人,李白只感觉羞得要命,迈步就要拉开门出去。

然而没走两步就被就被韩信壁咚在了墙上,还没反应过来韩信的唇就压了上来,一手扣住李白的后脑勺,强迫李白接受这个粗暴的吻。

先是唇齿相碰,接着韩信撬开李白的嘴,舌头长驱直入,侵略似的在李白口中横冲直撞,时而与李白的舌头缠绵,浓烈的酒味在李白口中散开。

李白被吻的昏头转向,只能任银丝从嘴角流出沿着脖颈优美的弧线滑下,淌过精致的锁骨钻入衣服。

韩信的腿又挤进李白两条大腿之间,抵在重要部位不轻不重地缓慢摩擦。

一阵强烈的快/感袭来,李白不住地哼出声:“嗯~唔……”

(戴墨镜群众:保护视力从我做起。小朋友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

漫长的吻好不容易结束,李白大喘着气只感觉脚软。迷迷糊糊地在韩信怀中软成一团。

韩信心机笑。

计。划。通~

——卡 END(我已经克制自己了,这尺度不会被和谐吧x)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呐!

没了没了,真是没有车(吸了口烟)

才不是卡肉。

开学前最后一篇。短篇都填完了,亲爱的们再见(吻别)

评论(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