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一起走吗【糖饼/信白】

小甜饼*
算是一个突然脑洞*

伪单恋,其实双向*

信白^ ^

==

盛夏的阴雨的天气总是令人心生不快,它带来的不是凉爽而是沉闷,潮湿的空气在没开空调的公交车厢里粘着鼻腔,湿漉漉地进去,再携着体内的燥热出来。

下班高峰期,拥挤的车厢内满是浑浊的空气,李白感觉自己呼吸的不是氧气,是二氧化碳。就像那个发布了高温预警学校还在坚持不懈地上着课的夏天,四十几个人挤在不大的教室内,电风扇吱嘎吱嘎地转着,发出老旧的噪声,糙汉子的呼吸声此起彼伏,空气闷热,压抑得李白几近晕厥,老师满头大汗地在黑板上写下解字,转过身说:“老师知道这样的天气大家都很难受,但将近高考,大家要努力再搏一把啊!选择人生的道路就在眼前!”

那也是自己和韩信同班最后一个夏天。

烦躁地拔下耳机,车内嘈杂的声响迅速灌入鼓膜。

李白闭上眼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大一就这样毕业了,也有一年没见到韩信了。
当初俩人报的大学不在同一座城市,高中时在班上也没什么交流,除了高三下学期的时候班主任想让李白督促韩信的学习将俩人调成了同桌。

在班上同学看来长得帅成绩好的班长和也就长得帅没什么优点的不良少年只间应该不会有较好的相处模式。

事实上,在班上的俩人的确很安静。除了学习问题之外基本上没有交流。

但李白很清楚地在高二那年就认识到:
自己,喜欢韩信。

不是友情,也不是欣赏,就是喜欢,恋人之间那种喜欢。

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李白安静地从高中毕业了。甚至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他们就这样失去了联系。

叹了口气,李白将车窗拉的更大些,零零星星的雨点飘进车厢,冰冷地落在李白面对窗外的脸。

怎么又想起他了。

车内仍然拥挤,不知是谁没站稳撞到了前面的人,周围的人都开始叫唤着。一部手机掉在了李白脚边。

良好公民李白弯腰捡起那部手机,抬头寻找着掉手机的人,有人拍了下李白的肩:“帅哥,这手机是我的,谢谢你帮我捡起来。”

李白顿了顿,回过头去。

回头的瞬间两人皆是睁大了眼,异口同声:
“韩信?!”
“李白?!”

韩信大方地笑着接过李白递过来的手机,相比之下李白只感觉嘴角僵硬,不知道那笑该多尴尬。

韩信又张口想要说什么的样子,车子到站了,人群一拥而上,争先恐后的抓着扶手生怕自己会被挤下。售票员阿姨不耐地大声嚷嚷着让后排站着的乘客往后挤,人群又开始朝后方涌动,连带着韩信一起被挤去了车厢后部。

李白皱眉望着黑压压的人群,已经看不到韩信了。

他应该是假期回家的吧。

能在这里碰上他,有点…开心。




时间总走的比人的思绪快,不知不觉还有一站就到李白家了。

李白家在比较幽静的一片别墅区,是高中时刚搬来的,车到了这里已经没多少人了,空座位还绰绰有余。

扫视了一圈车厢,发现韩信还没走,他坐在后排的座位上看着手机嘴角微微上扬。

不想下车。

李白鬼使神差地想到,和韩信能再次待在一起真的好开心,哪怕是单恋的秘密也无所谓。

无所谓……吗?

最后还是一路坐到了终点站的李白苦笑地想着。

这样没有结果的爱恋到底还要持续多久?

终点站时车内只剩下李白和韩信两个乘客。

李白站在车的后门,看着自己的鞋尖等待司机开门。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了,真的什么都不说吗?

“诶,李白。刚刚就发现了,到你家门口你怎么不下啊?”韩信突然开口。

“…?你怎么知道的?!”

“啊这个嘛……”韩信凑近李白的耳边,“我可是高一就跟踪你回家呢……我喜欢你。你现在才下不会是因为我吧~”

韩信坏笑,温热的鼻吸打在李白敏感的耳朵上,惹得红了一片。

“……凑不要脸…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嘛。”还让我这么伤心。

李白推开韩信,自顾自地就要下车。

“好了好了,这次回来是为你的~一起走吗?”

“嗯。”

==

(目睹全程的司机: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说实话这篇文承载了我蛮真实的感情,白白的感情线是很纠结的,但是文笔不好又描绘不出来(瘫)要努力了/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