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酒茨/狗茨/sad】茨木这么帅(gay)为什么单身?

恳请大家的支持!(๑˙❥˙๑)

狗茨邪教注意!

依旧是短小#

没有问题了的话现在开始吧(=•̀口•́=)و✧

 





0.0
  有不少妖问过茨木童子为什么至今还是单身?茨木童子本人表示对恋爱不是很懂。并且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是单身。

0.1〈酒茨〉
  “茨木。”酒吞拉住正欲起身的茨木,“本大爷有些话想对你说。”

  感受到吾友今天的不同寻常,茨木很听话地坐回了酒吞身边:“吾友???”

  “茨木……本大爷觉得,其实我们可以不只做朋友。”酒吞望着茨木的眼睛,神色严肃,不难看出是很认真地同茨木讲话。

  “当然可以啊!吾友说什么我都会很乐意的!”茨木爽朗地笑了起来,白色蓬松的发随着身体颤动的幅度而轻轻摇曳着。

  是的,他笑起来就像所有光芒都是属于他的那般耀眼,那般令人移不开视线。

  酒吞的喉结动了动。随即茨木感觉面前的阳光被挡住了一大半,抬头便看见酒吞放大的脸与自己挨得进到能清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还有心跳声。

  噗通——噗通——

  酒吞从未想过自己一把年纪了还会有这样心跳加快的时候。

  茨木眨眨眼,没有避开酒吞相比往常过分亲密的举动。大概是认为自己的回答令酒吞很满意,所以茨木好心地再补了一句。

  “何止朋友!吾友可是我最好的挚友呐!”

  “…………”

  后来茨木发现酒吞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理自己了,为此还很苦恼地寻求过大天狗的帮忙。但没什么用就是了。

(酒吞:你已经失去我了。
    茨木:????)

0.2〈狗茨〉
  苦恼之中的茨木去寻求了大天狗的帮助。

  大天狗说帮忙倒是可以但要去京城里陪他逛逛。

  这个简单嘛!茨木当然答应了。

  正好赶上什么祭典,俩人逛到很晚都没各回各家。

  “已经这么晚了啊~人间的祭典真是不错呢!”

  “嗯。”大天狗侧头看向身旁的茨木,眼里掩不住的笑意,还带着一丝宠溺,“这么晚了……不如我们就在这人间的客栈住下吧。”

  “嗯。。。也好。”现在的确不早了,况且茨木也蛮想感受一下人类是怎样生活的。

  于是两人在客栈里深更半夜的玩起了游戏(?)。

  “你输了。”大天狗斜靠在门框边,手里拿着牌,很苏很苏地冲茨木笑。

  “愿赌服输。随你处置。”茨木一本正经地坐在对面。

  “随我……处置吗?”大天狗意味不明地笑。

  “打架的话尽管来吧!”

  “不……我想……”

  “?”

  “来点更刺激的。”大天狗说完结尾时故意下沉的嗓音听得茨木痒痒的。

  “原来……大天狗你……”

  “嗯?我怎么?”大天狗挑眉。

  “觉得打架不够刺激?”

  “……”
 
  “或者是觉得跟我打不够刺激?没关系,我带你去找吾友!你们可以好好打一架!”茨木越说越兴奋,拉着大天狗就往大江山赶。








  于是那晚被强拉到大江山的大天狗和酒吞因为一个话题彻夜常聊。





  大江山二副手药丸。

 

0.3
茨木:“所以我为什么单身我还是不懂??我做错什么了嘛??”(天真眨眼)

评论(14)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