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做为兄弟的职责【信白】上

什么破标题真是(x)

#信白无差

原大纲是有车的,会不会难产我就不知道了咳咳,比较熟悉的应该知道我经常卡车(喂x)

#非亲兄弟,弟弟信x哥哥白(我最近沉迷年下攻)
韩信死妈妈李白死爸爸(x)

#俩孩子都娇生惯养



——




0.1

事实上李白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母亲左手拉着他右手拖着行李,冲进了长途汽车站。冰冷的雨滴在李白脸上,发上,落在鼻尖上时李白打了个喷嚏。

李白身上还穿着葬礼的黑色西服,价格不菲。十三岁的稚嫩小手紧紧地牵着妈妈,双眸湿濡濡得噙着雾气,望着四周肮脏而又陌生的环境。从小除了飞机就只做过自家的劳斯莱斯的李白第一次乘上这样的交通工具。

好奇地望了望四周形形色色的人,李白的目光最终回到了母亲脸上。母亲看起来没怎么化妆,从未有过的憔悴。也对,为了办父亲的葬礼,母亲卖了许多家当,当然包括那些女人的化妆品。

李白的爸爸死了,公司高层瞬间吞噬了公司的股份,不仅李氏公司丢了,他们还落井下石洗劫了他爸爸的账户。

此时的李白隐隐约约感觉到曾经那个娇生惯养的自己正在逐渐被抽离。


0.2

“小白,这是你的新爸爸,xx集团董事长……”李母拉着李白做着介绍。而李白什么也听不进去。他看见这栋豪华别墅的二楼楼梯处站着一位少年,看起来与自己年纪相仿,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写满了厌恶。

那样的敌意,李白是第一次接触。

发现了自家儿子正看向楼上,李母赶紧又介绍道:“啊,那是你的新弟弟,韩信。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李白点点头。他很擅长在别人面前扮演乖孩子。

最后李白和韩信因为被要求互相照顾而被同时安排进了韩信的卧室。待“父母”走后韩信指了指地上,命令到:“我不会认你做哥哥,只比我大一个月的李白。从今天开始你的床就是地上。”

李白冷笑一声。既然大人不在那自己也没必要扮演了。

于是兄弟俩的第一次见面礼就是打得你死我活。




0.3

“白~白~醒醒啦!”

闷热的夏,李白昏昏沉沉得睡过了一早上的课。这一觉睡得颇难受,梦到了四年前的事。那还真不是一段愉快的回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李白望向噪音的制造者——此刻正像条巨型犬一般趴在自己身上。

“白白!你醒啦!”韩信抱着李白蹭了蹭,“午饭时间都快结束了呢!白白你超~能睡的!”

“嗯。”李白叹气,肚子一点也不饿。

如今的韩信是个十分粘人的弟弟,每天都以保护自己这种鬼才信的烂理由缠着自己。

丝毫不知廉耻的样子和四年前的他简直判若两人。

两人的关系为何好转李白自己也记不清了,毕竟两人已经这样好几年了,旁人看来就跟亲兄弟一般无异,总不能是因为两人每天一起洗澡吧???!可是乐得这样又何必自讨苦吃回忆过去呢?刨根问底终归不是好习惯。李白觉得只要自己像个哥哥一样就够了。

电风扇嗡嗡地在上方转着,教室空调坏了只有靠电风扇勉强支撑。人热到一定程度后连“饿”都没有力气。

“韩信你,不去吃饭吗?”李白扒开压着自己的韩信问道。

“这不是等你嘛~”韩信笑着回答,一张俊脸看起来傻里傻气。

“你快去吃吧,我不饿。”李白拍拍韩信的肩,示意他快去食堂。

“不要!你不去我也不去。”

“不要任性,我真的不饿。”李白无奈地叹气。现在的韩信某种角度上来说比以前还难对付,李白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你越凶他越凶,你一撒娇他就败阵。

韩信这点掌握得很好。

“不去不去~我也不饿!”韩信自顾自地又抱着李白蹭起来。

“可是……”

“哥~~~~”韩信使出了对付李白的杀手锏。

“哎,,真是拿你没办法。”李白笑,“下午可别喊饿啊。”

“好的白白!”

哎,真是令人头疼的弟弟。


0.4

“嘿,李大帅哥,今晚的聚会去不?听说有不少妹子,外校的也要去,超正点哦!”高渐离斜倚在李白的课桌边发起邀请。

“难得了。”李白收着课桌,“你们居然会邀请我去有妹子的party,到时候怕是又要抱怨我抢了你们桃花运女朋友什么的。”

“别这么说嘛~这不是拿你当招牌吸引妹子嘛~你还没我帅呢是吧?抢不过我的。”高渐离回答,“诶对了,韩大帅哥呢?”

“打篮球去了,待会儿我去篮球馆找他。”

“那你跟他说声让他一起来啊。”

“猴。”

高渐离挎上书包一摇一晃地走了,走到门口又回头吼了一句:“对了,七点钟在王者KTV哦!可别迟到了,不来就电话轰炸你!”

“好好好~”

李白说完又低头整理起课桌,现在是六点,等到篮球馆再拉着韩信回家吃个饭就差不多该去了,时间还有些紧。



李白靠在篮球馆的门口瞧着韩信冲自己跑来,手里抓着瓶矿泉水边跑边往嘴里灌。

“打完了?”李白问,熟练地递给韩信一张干毛巾。

“嗯!”韩信眼见着就要抱上李白,又突然意识到自己浑身臭汗赶紧缩回手。

李白心中暗笑,面上却不为所动地将书包递给韩信:“诺,你的。”

“谢谢哥~”韩信笑眯眯地接过。

“走吧,待会儿有场聚会。”李白自然而然地牵过韩信的手往外走。

感受到对方明显一僵后才低低地回了句好。

李白垂眸陷入沉思。

最近的韩信很奇怪,虽然以前做肢体接触时他也会脸红,但最近的反应越来越奇怪了,经常在接触后就盯着自己。

那感觉。李白想。简直菊花一凉啊我的弟。

再仔细想想,他最近也经常要求和自己一起洗澡或者睡在一起之类的。

难道是……

青春期到了??!

哥哥李白感觉自己肩上负着一只名为教导弟弟成功度过青春期的沉重担子!就算只大一个月那也是哥哥!

“诶韩信呐。”

“怎么了白白?”

“你和哥说说,你,,是不是青春期到了??”

“……”

这种事情怎么能直接问本人啊我的哥!



——



原大纲是KTV里酒喝高了就酒后乱♂性了

简直是一股骨科中的泥石流啊我

能看到这里真的很!感谢亲爱的你♥


评论(8)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