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拥有一个怎样的学妹你才能HE【信白/知乎体】

久违的知乎体我又来啦!短打

梗来自网易云音乐的一条热评*(应该有的小可爱是看过的

推荐BGM:Maroon 5的《Maps》虽然和文没什么关系,但我是听着它写的。







——

1#

问题见题目。
@野区指定唯一霸主


(热门评论8729)





野区唯一指定霸主#

谢邀。说起来我和我对象能坦白还是因为他学妹。

我对象就是我基友,穿一个开裆裤长大的那种,抬头不见低头见,小学时候都喜欢玩过家家啊亲嘴之类的游戏,每次我都是他老婆,初吻也是给了他,小时候嘛,哪里懂那么多。

反正我们就是关系很铁。

那时在上高中,还是室友,上下铺。

不吹不黑,我们也是学校有名的帅哥,迷妹追求者不说能从校东门排到校西门,至少每个班都能找出来一些,也有成立粉丝团。

那天下了晚自习回寝室,睡我下铺的他突然就踢起我的床板,我这手上的书都被抖下了床。我瞪他一眼,他就傻笑着帮我把书捡起来递到我手上:“小白,跟你商量件事呗。”

我当时一听就觉得准没好事。

他:“你也知道的,我迷妹很多。”

我:“......所以?你和哪家的小仙女儿看对眼了?”

“不是!其实就是....有一学妹,”他趴在我床边,手里抓着我床边的栏杆,半个身子都凑了进来,“追我追的特火热,拒绝不掉,就想让....”

我把他的脑袋推开,挡住了我的光线:“让我怎么?”

“想让你假装是我男朋友,跟她说其实我是基佬,让她死心。”他说着说着还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是很懂他为什么不好意思,我们哥们这么久他也没少找过我帮忙。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既然是兄弟,那这种事当然要帮忙。兄弟有难,没有不帮的道理。

我答应了。

他很激动地抱住我,毛茸茸得脑袋在我肩窝蹭来蹭去,蹭得我怪痒的:“太谢谢你了!”

我嫌弃地推开他:“至于嘛。”我也不希望你有女朋友。

之后没过几分钟就熄灯了,期间我们也没什么交流,他就告诉我明天中午放学学妹约里他吃饭,让我跟他一起去。







第二中午天一下课,我们两个背着书包就去了约定的地点。

其实学妹长得蛮好看,很简单的短马尾。

周六高二放学比高三早一个小时,我们到的时候学妹已经点好了菜,正坐在座位上玩手机,看到我们来了就招招手。

我基友也是个说话直来直去的人,饭吃不到两口,就摊开话题坦白他是个gay,而我就是他对象。我看到学妹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眼泪都在打转。

学妹愣了好半天,突然把筷子摔在桌子上:“我不相信!XX(我名字),我闺蜜喜欢你这么久,每天给你送饭,你就这样回馈她??!你良心不会痛嘛!”说着就摆出一副要扇我巴掌的样子。我基友赶紧把我护到他身后。

我耸耸肩。你别说,良心还真不痛,给我送饭的那么多你闺蜜哪位我都不知道。

“你们有本事,现在接吻,我就相信。”学妹又说。

我这回是真愣了。

我基友回过头来望着我,也不说话。

我就,,,有点小期待,,咳咳,,就当帮人帮到底了!

“亲,,亲就亲,,呗,又不是没亲过。”说罢我就率先凑上前啃起基友的唇。

妈嗨,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那感觉现在想起来还刺激。

我基友也十分应景地扣住我的脑袋加深这个吻。我的小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了,但是坚强的我安慰自己,没关系,只是演戏。

学妹眨巴眨巴眼,也没说话就拿起包冲了出去。





那天回家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心神不宁,满脑子都是接吻的场景。摸出手机正准备问问我基友事情成了没,他就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谢谢学妹,我终于亲到他了。”

我:“.....”

两秒后又发来一条:“抱歉抱歉发错了,宝贝儿你可不可以当没看到?”

我:“不可以。”




别问我后来怎么了,我就把他打了一顿然后在一起了。







——
是不是巨短无比(x)
学妹奥斯卡最佳女主角

评论(14)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