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陈情 ,可call阿氏
近况:信白,安雷,酒茨 ,喻黄
喜你成疾,药石无医

同桌总想把我搬弯怎么办【信白】(中)

突然填坑!我想起来这篇了!哈哈哈∧q∧(x)

上篇知乎体请戳头像♥

本篇叙事体





——

“呼,终于打完字了。”李白长舒一口气。刚洗完澡的发丝还滴着水,浴巾松松垮垮地吊在腰上要掉不掉。北方的冬天寒风凛冽,窗外飓风夹着飘雪,屋内空调悠悠运作,发出机械的嗡嗡声。

暖和。

李白伸了个懒腰,撩起浴巾擦头发。擦着擦着打了个喷嚏。“??咋变冷了?”

也罢,一个喷嚏而已。

李白继续擦。擦着擦着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回是真变冷了,感觉不出来才是傻子。他套上件家居服上衣挪步至空调前,果不其然,灯光忽明忽暗,眼看着就要停止运作。空调小姐在李白热情的注视下闭上眼。

好家伙,坏了。

李白下半身只穿着条小裤衩内心只想素质三连。

什么烂质量啊这是,我这不得冷死在这儿。我还年轻啊。

正犯着愁,床头柜的手机就爸爸爸爸地叫起来,是QQ的提示音,李白同学专门给韩信设置的,贴心。


韩信:在吗在吗

李白:在,乖儿子

韩信:……

韩信:开黑不,今晚

李白心里好笑,还开黑呢,爸爸空调都废了,现在生活不能自理,两小时以后就要变人形冰雕了。


李白:多半不行

韩信:为什么

李白:我快死了,在家中暴毙身亡

韩信:?白白你怎么了?没事吧?

李白:额

李白:空调她被我帅得怀孕了

韩信:?

李白:然后难产死了,抢救无效

李白:爸爸很痛心

韩信:【还有这种操作啊.JPG】

李白:【就是有这种操作.JPG】

韩信:那你来我家吧

李白:……你爸妈

韩信:放心,都出差去了

李白:成。你到小区门口接我啊,我打的来,快到了给你打电话。

韩信:嗯。

李白放下手机,冷得发抖,麻溜儿地打开衣柜翻出几件韩风暖男必备毛衣,风衣,以及老妈去年给买的超厚羽绒服。

要风度还是要温度?

帅哥当然是要风度!

李白收拾妥当就出了门,别墅门一打开冷风呼啦呼啦地翻起李白刚理好的刘海。

纯天然空气刘海,腻不腻害?!

尽管冷得牙齿打颤,李白依然挺直腰板立在马路边宛如拍海报。微笑着和第九个来搭讪的妹子道别李白终于等来了出租车。

车里开了暖气,李白浑身舒服。

司机是个中年大叔,饱经风霜的脸一看就很有故事。

“小帅哥穿这么少会感冒啊,现在的年轻人啊~”大事瞟了眼副驾驶位上的李白。

“还好。”李白回答,“也不是很冷。”

司机无奈笑笑:“年轻人啊就是有活力,我们都老了,不行了……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追我是女生还不少,嘿,我就偏偏看上了我们家阿芳~”

李白:“……”

司机:“小帅哥肯定很受欢迎吧!有女朋友了没”

李白:“没。”倒是我同桌总想给我找男朋友。

司机:“……哎,眼光别太高了哦,现在女孩子都还不错的。”

李白:“……”问题在于我同桌。

李白看向窗外,决定不再和司机交流,扎心。街景愈发熟悉,快到韩信家了。

掏出手机给韩信通知一声自己快到后没两分钟车就停在了小区门口。一抹鲜红随风飘扬。就是韩信那家伙。

李白打开钱包数了十一正准备递过去,一只手伸了进来抢先递了十五块钱。

“我给。不用找了。”韩信笑着说,随及为李白打开车门。

“儿子真乖。”李白笑摸韩信狗头。

韩信笑了笑也没反驳。这会儿打量了一番李白,说:“帅是帅了,但是穿这么少会感冒。”

“哎呀,你管我。”李白答道,“爸爸肾好身体好!”

“那你刚才还说你要暴毙身亡了。”

“……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进了家门,韩信熟练地为李白拿出拖鞋。温暖气流包围李白。

一个字,爽。

俩人拱进韩信的卧室,李白脱了最外面一件毛衣,自来熟地抽出韩信的笔记本电脑,开机,输入密码。

系统显示密码错误。

“WTF?你换密码了?!”李白问,“以前不是六个六嘛?”

“嗯,换了。”韩信答。

“换什么了。”

“你生日加名字首字母大写。”

“……”

MMP爸爸有点被撩到了怎么办。

缓慢地输入密码,叮咚一声果然解锁了。

李白登上QQ闲来无事刷起空间,情侣狗的照片四处飞,李白看到一坨巨大的丸子头就知道下面一定会出现嘟嘟。

啧,辣眼睛。

“晚上在我这睡?”韩信突然抬头问。

“可能最近几天都在你这吧,等哪天我重新买台空调安好了再回去。”

“嗯~”韩信的嘴角上扬,喜悦显而易见。

“你笑什么?”

“没什么。”韩信继续低头肝排位,笑容不减。


空气逐渐变热。

李白脱得只剩一件保暖内衣。

但是依旧热。

李白:“儿子你是不是温度调太高了?”

——

短小……但是我困……抱歉……于是就拖到下篇了,表白什么的,车看时间吧I try try

评论(16)
热度(103)